原创 农夫山泉上市疑云背后:快消食品行业迎来

2020-03-17 12:36栏目:财经
TAG:

图片 1

撰写 | 威连

老干妈创始人陶华碧曾说:公司永远不可能上市,因为现金充足,不干那骗人的事。

把上市等同于圈钱骗人,其实并非老干妈一家,对于很多白手起家并深耕市场多年的食品企业来说,稳定的营收利润、充足的现金储备使得它们不必为融资发愁,而能以高傲的姿态拒绝外界抛来的橄榄枝。

但这样的情况正在慢慢改变。随着食品快消行业进入新阶段,企业间的竞争日趋激烈,越来越多的公司开始收起往日的倔强,就连当初“不上市联盟”中的娃哈哈也一改多年来的坚持,认为“上市以后能加快企业发展”。

而作为娃哈哈多年的对手,国内最大的饮用水生产企业农夫山泉近日也被传出消息,据称公司计划在香港IPO,筹资规模或超过10亿美元,最早在明年上半年进行。

对于该传言,农夫山泉相关负责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对该消息不予置评。这种暧昧不清的回答让资本市场无限遐想,要知道,农夫山泉在两年前被传出IPO的时候,创始人钟睒睒曾极为坚决地回应:公司不需要上市。

两年的时间让农夫山泉态度大转,而将目光放之整个食品快消行业,更多的企业在这两年间争相上岸,试图抓住IPO大潮中最后的风口。

“坚决不上市”的瓶装水龙头

公开资料显示,农夫山泉成立于1996年9月,总部位于浙江杭州,系养生堂旗下控股公司。当年,一句“农夫山泉有点甜”的广告帮助其迅速占领市场。

除了我们常见的饮用天然水外,农夫山泉的主营业务还包括果蔬汁饮料、茶饮料等各类软饮料的研发与销售。目前,农夫山泉通过建设在浙江千岛湖、湖北丹江口等水源地进行规模化生产和遍布全国的营销网络,将各产品分销至全国各地。

回顾农夫山泉的发展历程,公司一路走来颇为顺利。

2000年,农夫山泉产品从纯净水转为天然水,这一举动让其成功挤进市场前三;2007年,农夫山泉开始倡导消费者饮用弱碱性水,再次引发行业的震动;2011年,农夫山泉超过康师傅,成为包装饮用水行业第一。

展开全文

数据分析公司尼尔森数据显示,2018年农夫山泉以26.5%的市场占有率位居行业第一,华润怡宝和百岁山分别以21.3%和10.1%的市场份额分列其后,而娃哈哈及康师傅早已经退出行业前三。

一直以来,农夫山泉在商业界极为低调,其创始人钟睒睒更是以神秘著称,被资本圈称为隐形的富豪。由于公司常年坚持不上市、不融资,因此其财务数据也一直是一个谜。

不过据浙商杂志发布的“2018浙商全国500强榜单”,农夫山泉2017年度营收达到162.5亿元,同比增长8.3%。在2014年-2016年三年里,农夫山泉的营收分别为90.9亿元、126亿元、150亿元。

今年6月,养生堂控股的万泰生物更新招股书,同时也透露了农夫山泉的部分财务数据。万泰生物招股书显示,农夫山泉2018年总资产为200.7亿元、净资产144.11亿元、净利润为36.1亿元、资产负债率为28.2%。

负债率低且净利润高,农夫山泉也因此被资本市场称为“卖的是水,挤的是奶”,而这正是农夫山泉得以喊出“不上市”口号的底气。

不过外界的传闻也并非空穴来风。事实上,早在十年之前,农夫山泉就尝试过冲刺A股IPO,随之而来的便是进入了漫长的辅导期。

2008年5月,农夫山泉与中信证券签署《首次公开发行股票辅导工作协议》。2008年5月-12月,农夫山泉接受了上市辅导,辅导内容包括中信证券与农夫山泉管理层沟通,协助农夫山泉梳理具体发展目标和实现途径等。

但在今年初,中国证监会浙江监管局发布的《中信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关于终止农夫山泉股份有限公司辅导的报告》显示,农夫山泉历经中信证券十年的上市辅导,在2018年12月终止。

对于为何终止十年的上市辅导,农夫山泉方面对外表示,公司没有计划要上市,也并不需要借助资本市场的力量,所以终止上市辅导。“农夫山泉十年前开始参加辅导,每次都要报,到现在为止都是例行辅导。公司目前现金流充裕,并没有上市计划”,公司董秘这样表示。

产业版图之下的资金隐忧

根据农夫山泉官网,公司生产和经营饮用水、果蔬汁饮料、功能饮料、茶饮料等4大系列几十种产品,除了消费者熟悉的包装饮用水品牌农夫山泉之外,农夫果园、尖叫、水溶C100、东方树叶等市场上的知名品牌也都归于其旗下。

尽管对上市一向不积极,但在产品推新、业务扩展方面,农夫山泉却一直动作频频。作为中国瓶装水行业龙头,农夫山泉一直都在积极地扩张,且投入力度不断加大——

2010年5月,农夫山泉投资至少3亿元与建德市签约兴建农夫山泉工厂项目并签订了10年规划,称十年内农夫山泉将在建德打造15亿元的固定资产。

2014年,农夫山泉投资10亿元建立峨眉山工厂,随后又投资5亿元与江口县政府达成协议,在梵净山麓的太平镇琴动坪建矿泉水厂。

2015年,长白山抚松工厂全面投用,正式进入高端水市场,并推出农夫山泉玻璃瓶矿泉水、适合婴幼儿的天然饮用水,以及适合学生的天然矿泉水。

2016年8月,农夫山泉建德市四期项目开工,总投资超过10亿元。同年10月,公司又投资12亿元建设其在浙江的第七个工厂。2016年底,农夫山泉赣南信丰县脐橙工厂落成投产,总投资为6.8亿元。

除此之外,为了实现升级,农夫山泉还加大了科技产品创新的投入,其中母公司养生堂在这方面的投入年均超过10亿,这也是农夫山泉除了有天然饮用水外,不断有新产品推出的原因。

尤其是到了2019年,为开拓新的业绩增长点,农夫山泉开始加速向细分市场扩张,接连推出了即饮咖啡品牌“炭仌”、中老年饮品“锂水”,以及低温果汁“NFC果汁”等。

不难想象,随着农夫山泉的高速扩张,资金的需求必然会逐渐加大。尽管公司目前有很好的现金流,但要想在新项目的开拓中更加游刃有余,开辟新的资金渠道自然也就顺理成章了。

事实上,农夫山泉的营收增速已经在逐年放缓。在《2018浙商全国500强榜单》中,农夫山泉2017年营收为162.5亿元,同比增长8.3%。而在2015年和2016年,其营收增长幅度都在20%左右。

另一方面,国内的瓶装水市场的竞争也越来越残酷,在农夫山泉之后,还有华润怡宝、康师傅、百岁山、娃哈哈、冰露等5大品牌依旧虎视眈眈,寡头间的竞争正在加剧,农夫山泉不能说没有压力。

在此背景下,上市募资对农夫山泉来说成了一个值得考虑的选项,这可以让其在瞬息万变的资本市场获得更加充足的弹药,更加从容地面对越来越强大的对手。

关于这一点,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曾表示,农夫山泉上市,不论是从资金链、企业商誉,还是从企业多品牌、多品类、多渠道、多消费场景、多消费人群的发展大战略以及快消品的发展趋势方面来看,都有着一定的利好和帮助。

战略定位专家徐雄俊也认为,“虽然农夫山泉在诸多方面进行运作,但尚需进行多品牌布局提升规模。最直接的方式是通过资本运作的方式实现快速扩张,并减少犯错误的几率。”

食品企业扎堆冲击IPO

不只是农夫山泉,也不只是其所在的饮料行业,事实上,进入2019年整个食品行业都进入了上市的大年,众多食品企业加入到IPO的队伍之中。

据节点财经不完全统计,2019年众多食品细分龙头企业已经“赶潮上岸”。其中有以燕麦食品生产为主业的西麦食品,有着“凤爪第一股”之称的有友食品,主营火锅调料的天味食品,以干果、休闲零食起家的三只松鼠、良品铺子,以及新乳业、李子园、飞鹤等乳制品企业。

而在这之后,还有主营豆类和果仁加工的甘源食品、小猪佩奇卡通零食代工厂展翠食品、东鹏特饮、“劲仔”主体公司华文食品及生产“溜溜梅”的溜溜果园等企业在IPO排队大军之中。

梳理今年IPO的食品企业名单不难发现,这些企业大体可以分为三个品类,一是以三只松鼠、溜溜果园为代表的零食企业;二是以李子园、飞鹤乳业为代表的乳制品企业;三是以天味食品、仲景食品为代表的调味品企业。

首先,休闲零食企业扎推上市成为今年食品行业最为关注的焦点。随着三只松鼠、盐津铺子等企业的集中上市,休闲零食行业的升级之路正式拉开,特别是在全渠道已成为行业共识的背景下,休闲零食企业冲击IPO的意愿变得更加强烈。

其次,2019年也是国内乳制品企业密集冲击资本市场的关键一年。1月25日,通过整合区域乳企快速扩张的新乳业在深交所敲钟上市;11月13日,成立近60年的飞鹤乳业也在港交所敲响了上市的钟声。此外,区域乳企如均瑶乳业、花花牛、红星美羚也在积极推进IPO。

还有,资本市场对调味品行业同样颇有好感,除了天味食品于今年4月在上交所成功上市外,多家调味品企业也纷纷赶赴A 股和港股。并且,随着国内食盐行业的开放,以湖南盐业、山东盐业、江西盐业为代表的不少盐企也纷纷加入IPO的队伍。

值得一提的是,除了品牌厂商外,食品代工厂也成为IPO 大军中的新成员,其中最受关注的就是成立于1996 年的展翠食品。这家为小猪佩奇、小黄人、冰雪奇缘等品牌代加工糖果、巧克力的工厂,也决定冲击资本市场。

食品行业是与百姓日常生活接触最为紧密、最易受关注的行业。在资本的追捧下,海天味业、涪陵榨菜等细分企业已经成为大市值公司。其中,海天味业的总市值已达到3000亿元左右,这不管是对农夫山泉还是其它食品企业来说,无疑都会是一个巨大的刺激。

多方因素促成资本市场热潮

众多食品企业扎堆上市背后,一方面是政策环境的利好,另一方面则是整个市场大环境以及企业自身经营的压力使然。

首先从政策方面看,2017年全年有7家食品企业顺利首发上市,可是2018年在发审委审核趋严的形势下,海融食品、德兴食品等企业纷纷中止审核,全年无一家过会。

2019年5月,中国上市公司协会年会上,证监会主席易会满在针对企业IPO上市问题时表示,将吸引更多各行各业的优秀企业上市,继续保持IPO 常态化。而食品行业作为关乎民生的行业,自然也迎来了资本市场的热潮;截至今年8月底,已经有6家企业顺利拿到证监会的批文。

其次,食品企业此时扎堆上市也因当前食品行业所处的关键时期。

据艾媒咨询2018年数据,我国快消品行业各细分产品的零售额均持续增长,其中粮油、食品类同比增长10.2%,饮料类同比增长9.0%,烟酒类同比增长7.4%,日用品类同比增长13.7%。

但伴随着行业整体增长,企业间的竞争却是越来越大。以农夫山泉所在的饮料行业为例,中商产业研究院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5月底,我国饮料制造行业企业数量达到6717家,其中亏损企业数量881家,亏损总额38.20亿元,同比下降4.7%。

在这个行业的关键期,几乎所有的食品企业都面临着一场生死大考,挺过去了就意味着能获得飞速发展,否则,则极有可能被市场淘汰。而由于食品行业进入门槛相对较低,参与的企业众多,资金与管理就成了获胜的关键。

近年来快消跌入谷底,几乎所有企业都开始为现金流而发愁,而自己的一些短板也因为资金问题,暴露无疑。当前很多食品企业都存在产品、品类、渠道、场景、消费人群单一等问题,这给企业经营带来了很大的风险。而上市,既能解决融资问题,又能解决部分管理问题,还便于企业的快速扩张。

周黑鸭上市当天,官方旗舰店共卖出125万盒商品。也就在同一天,至收盘股价大涨13%。可见,在国内A股上市,除了带来充足的资金输血之外,企业还能获得品牌影响力的快速提升以及市值与估值的大幅飙涨。

所以,不管农夫山泉还是娃哈哈这样的食品企业如何三缄其口,在消费升级、平台竞争日益激烈的情况下,上市都会成为它们接下来考虑的重点事宜。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版权声明:本文由澳门金莎娱乐手机版-金莎娱乐app发布于财经,转载请注明出处:原创 农夫山泉上市疑云背后:快消食品行业迎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