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的旅行北京篇—地坛公园

2020-01-04 21:10栏目:生活
TAG:

从孔庙国子监出来骑车去地坛公园已经是下午一点了,计划用一小时时间游览,因为还要赶去下一个景点,时间就是金钱这次北京之行体现的淋漓尽致。

因为北京太大了,还是想尽可能的在有限时间内多跑几次,因为下一次再来不知道何时。我们总觉得时间很多,很多地方可以下次再去,可是人活着活着就忘记下次,甚至没有下次了。

地铁公园不属于北京人气爆满的景点,外地游客不多,大部分都去天坛了。我也是原本要去天坛的,但路程较远,时间来不及所以就近去了地坛。

虽属于节假日,里面人真的不多,听口音语气大部分都是本地人。

地坛公园又称方泽坛,是古都北京五坛中的第二大坛。地坛公园位于北京市东城区安定门外大街,占地37.4公顷。公园始建于明代嘉靖九年,是明清两朝帝王祭祀“皇地祇神”的场所,也是中国现存的最大的祭地之坛。

图片 1

里面最著名的景点无外乎方泽坛。

方泽坛,为明清两代皇帝祭祀“皇地祇神”之场所,因坛台周有方形泽渠,故称方泽坛。始建于明嘉靖九年,清乾隆十五年遵乾隆皇帝之旨谕进行改建,将黄琉璃砖坛面改换为艾青石坛面。现建筑为1981年按清乾隆时形制恢复。坛平面呈方形,以象征“天圆地方”之传说。中心坛台分上下两层,周有泽渠、外有坛壝两重,四面各有棂星门。下层坛台南半部东西两侧各有一座山形纹石雕座,其上共设山形纹石神座十五尊,供祭祀时奉安五岳、五镇、五陵山之神位;北半部东西两侧各有一座水形纹石雕座,其上共设山形纹石神座八座,供祭祀奉安四海、四渎之神位,外壝东北部为望灯杆,与其对称的西北部原有瘗坎一处。

图片 2

进入此坛还需另附门票,不过不贵五元,学生证还可以半价。

时光荏苒,从此坛建成至今百年时光已过,坛也早非当年模样。想来当年只有皇帝才可以登坛祭祀的场所现今普通人都可以随意进出,真是日月流转,沧海桑田。

不论怎样,站在坛场中心还是可以感受到当年皇家祭祀的庄严威仪。无论当年场面多么宏大肃穆,也已经离我们太远太远,如今只能凭坛遥想。若说真正融入我们记忆深处关于地坛的种种信息,无外乎史铁生的《我与地坛》

文章词句早已记不清,但好的文章就如余音绕梁三日不绝,文章意境时隔近日还深深在记忆深处。情不自禁坐下,百度到此篇文章,就在地坛重读一遍。

读着不禁红了眼眶,就在地坛再读史铁生的作品,我觉得我第一次真正理解了一个作家,也理解了他的部分崇高的人生观价值观。

我们可以选择走出去,通过望闻思作不断提高自己的精神世界,但是他不能,他只能在这个园子里用他的手推着车逡巡徘徊。那一刻他是多么的恨,多么的不甘。作为一个文人不能走出去只能在这么小的一个天地里面早晚“办公”,是多么的无奈和沧桑。

他恨啊,他怨啊!

但天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上天让他身体有了残缺,但就在地坛,就在这日复一日的“上班”中,他把他的意识层级从75的悲伤直接提高到500的爱随之达到540的喜悦。

图片 3

因为《我与地坛》这篇文章是有力量的,是能够对千千万万和他相同或类似经历的人有指引作用,也对所有读过这篇文章的人有心灵触动和震撼的!如果你要写出这样的文字,首先你自己的意识层级要达到500的爱。

这500的爱不是普普通通男女之间的爱,父母对子女的爱。而是一种大爱,也就是佛学所说的发菩提心!一种无我的爱,一种对天下人的爱。

可以说达到这个层级的人凤毛麟角,上天对他不公,却也对他不薄。

但这不是上天的力量,而是这个男人自己的力量,是自己一次次用手推着车丈量地坛土地而磨砺出的力量。

图片 4

这种力量没有举鼎之力,却是无坚不摧。

文人一辈子的梦想或许是诺贝尔文学奖,但更多的应该是带给这个世界的心。

一辈子能够有一篇文章传世,足慰平生。图片 5

图片 6

版权声明:本文由澳门金莎娱乐手机版-金莎娱乐app发布于生活,转载请注明出处:一生的旅行北京篇—地坛公园